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城闲闲生

我本八公山下客,性情疏懒且清狂;小楼夜夜依窗立,不识他乡与故乡。

 
 
 

日志

 
 

居楚漫记】七绝 题作家哲夫三川河入黄图  

2009-02-16 22:49:30|  分类: 《居楚漫记》古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居楚漫记】七绝 题作家哲夫三川河入黄图 - 万友昌 -

七绝 作家哲夫三川河入黄图

万友昌

玉甲金鳞乘紫虬,破冰融雪最曹刘。

春风晓日辞三晋,一入黄河不可收。

哲夫:亲亲的黄河(图解、猫看、人想):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1096080100c1j3.html

标签:七绝 五绝 作家哲夫 三晋 三川河 黄河 曹刘 关帝山 八公山 淮河 旅游 

居楚漫记】七绝 题作家哲夫三川河入黄图 - 万友昌 - 10001              居楚漫记】七绝 题作家哲夫三川河入黄图 - 万友昌 - 10001

居楚漫记】七绝 题作家哲夫三川河入黄图 - 万友昌 - 10001              居楚漫记】七绝 题作家哲夫三川河入黄图 - 万友昌 - 10001

(图片来自哲夫博客)

此诗被作家哲夫引用在《哲夫:痛苦呻吟的公路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1096080100ckzo.html

又刊登在《天津日报http://epaper.tianjinwe.com/tjrb/tjrb/2009-03/31/node_4471.htm

  

痛苦呻吟的公路

哲夫

       杜根柱在哲夫《执政能力》一书中也占有篇幅,因脾性相投,之后时有交往。开车的是人到中年参与过修这条路的王总,他开了一辆六个缸的牛头。出城的路被闹红火的人群堵得水泄不通,连着几次变道,才好不容易突出重围,驰上了菜花蛇也似灰黑色的沿黄公路。

  这条沿黄扶贫旅游公路是山西省“十一五”规划建设的重点项目,纵贯山西省西部,北起偏关县老牛湾,南至垣曲县寨里,全长1295公里,沿线途经忻州、吕梁、临汾、运城4市,连通三十多个旅游景点。其中,吕梁段途经兴县、临县、柳林、石楼4县,全长350公里,受益人口39万。该公路按山岭重丘区二、三级标准建设,投资概算为11亿元。

  中途王总停了车,说是给看施工材料的师傅敬支烟,铁皮搭建的工棚中,那位中年的工人师傅正戳着个酒瓶子自斟自饮,哲夫说交通局的杜局长来看你来了,师傅眉开眼笑,紧着给人让烟。王总却细心,伸手指点着师傅毛衣上几个被香烟烫出的小洞洞提醒他:你可别光顾了自己喝小酒,还得小心别失火,烧死了自己也不知道。工人诺诺连声,憨笑不已。

  从工棚出来走上青石栏杆围护的三川河大桥,一边是穿柳林县城而来的清河,清河出城便化身为三川河,越过长长的河谷,穿桥而过,直击黄河。过后网客万友昌在哲夫拍的一幅三川河入黄处的照片上题写了一首七绝,大写意的勾勒,生动而有气韵,专说三川河入黄的光景:玉甲金鳞乘紫虬,破冰融雪最曹刘。春风晓日辞三晋,一入黄河不可收。

  沿黄公路自然是缘黄河而行,一壁厢紧靠裂石牙突的嶙峋悬崖,一壁厢下临玉碎冰凘的河谷。虽然有阳光,却烟望雾视灰蒙蒙的,从车前窗望出的前路似栈道,渐行渐危,河谷苍茫一派。路却间或有碎石横陈。杜根柱似乎与碎石有仇,每见一回就咬一次牙。这是安全隐患。他说。乡镇公路的标准是三级公路,上下两个车道,国家给的钱根本不够。柳林段的公路全长约为五十余公里,不够的钱,都是县里自己想办法筹。县委给的原则只有一条,必须严格遵照三级路的标准执行,百年大计,质量第一,丝毫不能含糊。修这路不容易,天天在这路上跑,哲夫的鞋都跑坏了好几双。有些地方原先有路,有路也是烂路,有些地方根本没有路。怎么办?只有开路,把沿河的崖辟开,遇上沟就得搭桥,碰上山你还得开涵洞。既要注意尽可能小地破坏沿黄生态,还必须要保证工程质量,真是难。更难的是修好路之后还有一个长期维护保养的问题,比方崖壁上加防护网,消除安全隐患,养护必须跟上去,不能侥幸,不然迟早会出问题。修路不是狗熊掰棒子,掰一个撂一个,光修不养。还有个大车限载问题,乡镇公路这三级的标准吃不住大车轧,一轧一条壕,毁路那才叫个厉害!

  造汽车的人似乎和修公路的人有仇,故意对着干,一边是高速公路限速限载,一边是汽车越造越大,高速路上跑的几乎全是巨无霸,一辆汽车比一节火车皮还要大。管路的人怕超载毁路,再这么下去,这路根本没法维护,建议以后修路不铺沥青改铺钢轨,公路局改铁路局得了。开大车的司机骂得更狠,有这么限载的吗?这车也是国家造的,既然限载为什么还要出厂这么大的车?小车司机气更不打一处来,国家进口出产的小车全是高速车,而走的是高速路,为什么速度限制的比低速车快不了多少?既然限速为什么还要美其名曰高速公路?更多的人纳闷,有关部门为什么不从根本上协调解决?干脆不造超载车,看它怎么超载!

  遗憾的是无人理睬,油嘴撇笑曰:现在是“春秋战国”,还乱着哩!

  等山绿了那才叫个好看!杜根柱告诉哲夫。县委政府对这条路非常重视,这可不是一条简单的路,它建成通车将对促进黄河旅游资源开发、提升红枣产业经济价值和贫困人口脱贫能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姑娘小伙骑着摩托走娘家的梦想已经实现,黄河边上没有路的日子从此一去不复返了,想回到过去没人会答应,要好好养护,沿河村民脱贫致富全靠这路!

  这哪里还是路?哲夫想,分明是一杯刚沏好的烫嘴又烫心的酽酽的功夫茶嘛!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