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城闲闲生

我本八公山下客,性情疏懒且清狂;小楼夜夜依窗立,不识他乡与故乡。

 
 
 

日志

 
 

稻子稻子,我是大米  

2009-05-09 05:27:48|  分类: 《无花果》新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稻子稻子,我是大米 - 万友昌 - 稻子稻子,我是大米 稻子稻子,我是大米 - 万友昌 - 稻子稻子,我是大米

万友昌

一湾古老的河流,沿着城墙根儿散步

一株古老的柳树,醉卧在残堤的坡草中

一阵古老的春风,在水面上流淌

一缕古老的朝阳,飞快的越过城墙,又越过村庄

他们不期而遇,他们又分道扬镳

 

稻子,稻子,大米,东园的白菜,玛瑙泉的豆腐

城市的孩子只会跟书本打交道,小日子似乎就是这样过的

一粒忧伤的大米为自己的一次任性懊恼不已

它在梦里呓语:稻子,稻子,我是大米

水牛耷拉着尾巴在堤坡上吃草

草里有说不完的故事

牧牛的老者坐在牛背上

长长的钓竿细细的一端紧挨着水面

水里有说不完的故事

 

城有东南西北四个城门

风雨雷电,霜雪严寒

常常从四个城门进来,又从四个城门出去

十字街,街口的修车铺,修鞋铺

胶皮,牛皮,到了夜晚隐约能听到城外蛙鸣

驴鸣,驴皮,阿胶

颐养天年,豆腐,大豆的哭喊

城有东南西北四个城门

 

那一年,陆放翁在这个城里一下子长大:此处也可作“边关要塞”

那一年,南门口,春申君的头颅陀螺一样旋转

那一年,东门口,谢家与苻坚大打出手

那一年,北门口,八格牙噜顺着轰炸机的阴影狂妄

那一年,西门口,一篮篮野菜进进出出

那一年,宓子贱从此一去不回

那一年,老廉颇一顿饭功夫有没有出恭三次

那一年,老刘家总是闹家窝子,仙丹也无法救活国王的命

那一年,有一朵梅花滑落在一个公主的额上

那一年,李太白在城外喝醉了酒,嚷着要进城看看

那一年,欧阳修一出城就想起了结发的亡妻

那一年,王安石把这里的山水和王维的画反复辨认

那一年,苏东坡一眼就瞧见其实并不起眼的白石塔

那一年,陆放翁在这个城里一下子长大:此处也可作“边关要塞”

 

手机挂在少女的脸上,人们只能看见她的嘴和肚脐

麦田里的麦苗抖落满身寒霜,低头看看发硬的山芋干

路边停着的轿车被河里漂浮的死尸永远遗弃

暴雨在狭窄的巷子里左右冲突

二两小酒等待着脚手架上轻飘飘的主人

准新娘忙着挑选心仪的背景塑造自己的婚纱摄影

袁公路临死也没忘记那一小盏蜂蜜

一场几十年未遇的大雪抬着95岁高龄的奶奶向焚尸炉奔去

一串鲫鱼头朝上和豆腐挑子一起穿过城门

洗浴中心敲背女郎小敲接着大敲

五星级宾馆等于地方官吏的卧室加厨房

粉红的胸罩在洋楼的一角飘扬

手机挂在少女的脸上,人们只能看见她的嘴和肚脐

 

十字街口修车铺的弟兄俩还忙着修锁的业务

十字街口修鞋匠也多干些修书包的勾当

驴不走磨也不转;新娘子爬房子,栽了一屁股麦芒子

驴皮已经沤的发臭,还是不顶脑白金昂贵

黔驴技穷的“黔”也被国外抢注了商标

阿胶总算比太极幸运

嫦娥没唱东方红也没唱国际歌

我和你正在切磋一场盛会

孩子们的考题里多了“文”字符号

十字街口修车铺的弟兄俩还忙着修锁的业务

 

隐贤集董子董孙远走他乡总是不愿归来

城外的大队部(村民们习惯了这称谓)将孤老头子的户口本

一不小心加上个闺女或者儿子什么的

有人将自己的房产编号

也有人无家可归

麻将桌越做越高级,赌博场搬到了阿庆嫂门前的芦苇荡

股市行情牵动着无数口网眼里的红桃K

买卖人体器官的和无偿献血者在医院的楼道里相视了许久

骗子冒充公安警察扫黄打非

君子镇有人在电视里骂娘

隐贤集董子董孙远走他乡总是不愿归来

 

孙叔敖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现代汉城不是他呆的地方

吴楚边界那块荒地,不知道有没有开办工厂

环境问题惹得作家哲夫奋笔疾书

我家的祖坟差一点被拱土机推平

北冰洋的雪山飞快的土崩瓦解,海平面上升

病毒越来越狡猾,气候越来越阴险

绿色啊,化肥啊,农药啊,纯天然,

风能,水能,太阳能,月球,火星,木星

村与村之间用结石相连,水与水之间用地血覆盖

爷爷的火镰石现在才知道它出身于贵族名门

纸媒子早已被忘到九霄云外

手卷的老烟炮让90后少年惊得目瞪口呆

稻田里鲢子乱蹦,沟沿边螃蟹横行

马兰草,鸭舌草,蒲公英,紫云英,灰灰菜,稻茬菜

乌脚树,皂脚树,何首乌,拉拉莛,椿树楝树老榆树

呵呵,年轻人已经一头雾水,只有

孙叔敖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现代汉城不是他呆的地方

 

赤裸的奶娃拍着衣冠楚楚的老男人耀眼的秃顶

旅游成为一种时尚

一觉醒来人人都要寻找通向桃花源的秘洞

船丢了,心也丢了

那个姓陶的真不是个东西

八十年前的兴奋荡然无存

一百年前的聚会若隐若现

一万年前的厮杀却历历在目,而今

十字架,阴阳鱼,如来,安拉与孔丘混在人群中

田野里,超市里,博物馆,厕所,

迪斯尼乐园,百慕大三角区,马里亚纳海沟

有人的地方就有心灵的混合

赤裸的奶娃拍着衣冠楚楚的老男人耀眼的秃顶

 

腐朽的柳树根在水里飘荡,夜不归宿

一粒稻子寄生在他肿胀的伤口里

秋天,垂钓的人顺势带走了若干分之一子实

到家的时候,笼子里的鸡,串门子的鸭个个垂涎欲滴

垂钓者从来不说这是一粒被拐卖的种子

稻子,稻子,大米,干饭,锅巴

小日子就是这样过的

似乎平淡得无奇,管他奥巴马在夜里说些什么

中东,海盗,H1N1,萨科齐,大堡礁,兴奋剂,马尔代夫

我的大米,脱了皮的稻子,稻子,裸体,大米

饥饿,黄金,咖啡,乞力马扎罗山的雪,尼罗河口,钻石

腐朽的柳树根在水里飘荡,夜不归宿

 

朝阳跳荡着狂奔,只有春风优哉游哉顺水流淌

一粒忧伤的大米为了自己的一次任性懊恼不已

裸露与包装,稻子,稻子,大米

爱情已不可勉强,一床两好世间无

驴皮,阿胶,贫血,苍白与金黄

沤得发臭,众叛亲离

稻子,稻子,我是大米

沤得发臭,众叛亲离

粉身碎骨,伟大源于平凡,人类,粮食,饥饿

牧牛的老者坐在牛背上

长长的钓竿细细的一端紧挨着水面

朝阳跳荡着狂奔,只有春风优哉游哉顺水流淌

 

小丫头,背笆斗,背到南山摘豌豆

豌豆开花,丫头来家

豌豆结子,丫头要死

稻子变成了大米,生米煮成了熟饭

男怕走错路,女怕嫁错郎

那家的屋后头,槐树花落了一地,黄梅即将成熟

爷爷编着没人穿的草鞋,奶奶纺着没人要的棉线

朝阳跳荡着狂奔,只有春风优哉游哉顺水流淌

城里的古董商在屋前头不停的来回转悠

戗菜刀磨剪子的时不时的过来喊上几嗓子

摇篮里一双绣花的老虎头棉鞋总是摇啊摇个没完

小丫头,背笆斗,背到南山摘豌豆

豌豆开花,丫头来家

豌豆结子,丫头要死

 

学生的补习班星光满天,城市的孩子只会跟书本打交道

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飞了

接送,营养,减肥,早恋,地震,捐款,

修鞋匠鞋也不修了,修车铺还忙着修锁的业务

人力车夫的辛苦不能抹去儿子的金融海啸

等孙家鼐考上状元了再说,孙家鼐还要当帝师呢

老爸你总是吃苦耐劳,忆苦思甜,不忘阶级苦

吕蒙正的寒窑会不会引来柏文蔚的眼光

理想主义只有踏上脚踏板才能感到踏实

不想当总裁的员工不是好员工

奥巴马,萨科奇,本拉登,不是每一匹马都能骑的

不当员工就登上总裁的位子,微软,联想,再微软,再联想

学生的补习班星光满天,城市的孩子只会跟书本打交道

 

稻子,稻子,大米,东园的白菜,玛瑙泉的豆腐

城市的孩子只会跟书本打交道,小日子似乎就是这样过的

一粒忧伤的大米为自己的一次任性懊恼不已

它在梦里呓语:稻子,稻子,我是大米

水牛耷拉着尾巴在堤坡上吃草

草里有说不完的故事

牧牛的老者坐在牛背上

长长的钓竿细细的一端紧挨着水面

水里有说不完的故事

 

一湾古老的河流,沿着城墙根儿散步

一株古老的柳树,醉卧在残堤的坡草中

一阵古老的春风,在水面上流淌

一缕古老的朝阳,飞快的越过城墙,又越过村庄

他们不期而遇,他们又分道扬镳

欢迎点击文化漫谈稻子稻子,我是大米   

 

 

稻子稻子,我是大米(八公山风光)

万友昌的回复摘要:

一、很久没写新体诗了,近来压抑的很,爆发了,不知是不是诗,只是我自己把她看作诗了,或许也是一种尝试:
1、希望所有的读者理解而又不可能全解;
2、意、境、理、(俚)趣、幻、韵、虚、实、混
3、泼墨、排列,无时空,反常思维;
4、追求与以往所有人差别较大的一种形式;
5、力求地域性,尽量涵盖包容;
6、激情寓于冷静;
二、我的意图其实就是
   1、希望朋友们能爱看,在混乱中感受到我的用意;
   2、希望每一位读者,至少能喜欢上一两句,或者说能有一两句给朋友们留下印象;
   3、至少印象下我的题目;
三、我是想,稻子裸了成为了大米,而大米要想再成为稻子可就不容易了;中国的文化正在裸成大米,怕以后只有求救与科学家们克隆了。晚上好!

四、1,我想写新诗:尽量用一种非常地域性的而又尽量照顾到普遍性的可读性文字,让每一个读者都能一看就喜欢而又耐嚼;即每个人都能一下子读懂大概而又不能一下子全解;
2,我想追求一种混沌而清晰的脉络,一种真正意义上的自由抒发,以逍遥游的手法,尽量宕开,加大振幅力度,而又避免那种热血沸腾式的喷涌;
3,只要朋友们能喜欢上一句,或者说有一句印象了朋友的记忆,不管好坏印象,退而求之,哪怕是能让朋友反复一下诗的题目,友昌就满足了,友昌将继续努力,谢谢朋友,问好!

五、新体诗怎么写,我也是门外汉,好在我有一个启蒙老师就是《新诗大千》的作者陶保玺,还有一帮先锋诗友;另外,我喜欢毕加索,喜欢帕斯,无意中会学一点吧?特别是帕斯的风格:“既有深刻的民族性,又有广泛的世界性;既有炽热的激情和丰富的想象,又有冷静的思考和深刻地见解;他将古老的印第安传说和西方的现代文明融为一体;将抒情、叙事、言志、咏史、议政、感时等各种因素编织在一起,又不时将东方宗教和玄学的闪光体镶嵌在字里行间。”(摘自赵振江《太阳石》译序)即所谓的存在主义和超现实主义。呵呵,不知友昌可否粘点儿皮毛?顺颂吉祥!

六、朋友也很喜欢《格尔尼卡》:
《格尔尼卡》表现的是1937年4月26日,德国法西斯空军为试验炸弹的威力轰炸了西班牙巴斯库的一座小镇格尔尼卡,使2000名无辜人民丧命。这一事件震撼全世界,也震动了画家毕加索,他创作了这幅巨画,抗议德国法西斯的暴行。画面中公牛象征残暴的法西斯,马象征悲惨的人民大众,马头上方是一盏代表“夜之眼”的电灯在发光,画中还有惊恐的妇女,高举呼救的双手。画里虽然没有画飞机炸弹,但却充满了恐怖、死亡和呐喊。画的背景布满黑暗,那盏光明的灯照射着这血腥的场面,好似一个冷酷而凶残的梦魇。画家以黑、白、灰三色为色调对比,强烈中有和谐,运用具象与抽象和超现实等手法结合创作而成,具有结构严谨、主题鲜明的浪漫主义精神气质。 

 

 

万友昌推荐阅读:

起点A签都市言情小说《下雪不冷

 

稻子稻子,我是大米

  评论这张
 
阅读(988)|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